TXT小說下載網 > 警官楊前鋒的故事 > 第六一五章一場智審

第六一五章一場智審

    正如楊前鋒開始預料的那樣,方荷花不簡單,趙秋林更不簡單。

    他們在B市被抓時,趙秋林就擺出一副很無故的樣子,責問朱江河說:“我們夫妻沒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為什么要抓我們?”并說:“好抓不好放,我要向你們的上級為我們討回公道,到時你們必須向我們賠禮道歉,給我們恢復名譽。”等等……

    朱江河雖然還不知道花冬姝等人具體的交待情況,但他知道馮大斌命令他們抓人,肯定又有了新的突破或進展,趙秋林越是這樣說,說明他心里越虛。

    經過五個小時的奔波,朱江河帶領B市執行抓捕任務的民警把趙秋林和方荷花安全的押到了南陽縣,并直接把他們帶到了南陽縣看守所的審訊室。

    南陽縣看守所沒有安裝視頻審訊系統,審訊指揮不能現場直接進行,對此,楊前鋒分析認為:審訊趙秋林和方荷花這樣的犯罪嫌疑人,不做好充分的準備,是很難摧毀他們的心理防線的,他們更不會主動交待問題,雖然已經掌握了他們犯罪的很多東西,但這些東西怎么運用同樣很重要,運用的好會事半功倍,運用的不好很有可能要多走很多彎路甚至更糟糕。因此,他在審訊前和馮大斌召集主審朱江河的趙秋林和主審方荷花的方明亮等人,針對這兩個審訊對象的心理特征、個性差異和犯罪中扮演的不同角色等具體情況,分別制定了詳細的審訊提綱,并理定了相關問題的審訊順序。

    一切準備工作做好后,兩個審訊組同時展開了審訊。

    趙秋林和方荷花雖然在抓他們的時候相互之間沒有來得主說話,但是他們已經分別從李青蘭的留言、花冬妹的電話中得知了一些信息,他們從各自獲知的信息分析認為公安機關還沒有查明枯井死人的身份,在他們看來,只要公安機關沒有查明死者的身份,他們就平安無事。

    因此,他們面對審訊人員的提問并不十分的慌張,都能平靜的回答他們問的一般問題,但對問到的關鍵問題兩人都一律回答不知道,很明顯,說明他們這些年來曾多次商量怎么回答公安機關的訊問。

    審訊工作無法深入,主審人員就一直做他們思想工作,而他們就是油鹽不進,不軟不硬的和審訊人員對抗了兩個小時。

    這些情況早在楊前鋒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一開始就對整個審訊工作作了安排,即:前兩個小時的審訊任務主要是宣傳法律、做思想工作,同時問清相關的基本問題,并堵住他們的后路,如果他們執意不交待問題,兩小時后就按審訊提綱中確定的順序主動出擊。

    審訊人員經過兩小時的工作,把應該宣傳的宣傳了,該做的思想工作也都做了,但趙秋林和方荷花仍然抱著僥幸心理拒不主動交待,于是他們調整訊問方式,直接讓他們回答審訊人員點到的具體問題。

    審訊人員首先點的問題是:你是否認識李二寶?這是一個重型炸彈,目的是打破他們認為公安機關查不出枯井死人身份的如意夢,撕開案件的口子。

    其次點的是:方荷花第一個孩子出生前一個月,去鎮醫院檢查身體時兩人之間發生了什么事?目的是揭開方荷花和李二寶之間曾經的不正當關系和趙秋林知道后的心理變化。

    向他們點的第三個問題是:趙秋林為什么持刀沖到李二寶住處要和他拼命?目的是讓他們交待李二寶和方荷花的婚外情在B市又死灰復燃的經過情況,揭示他們作案的動機。

    ………………

    就這樣,審訊人員主動出擊步步深入。

    當趙秋林和方荷花聽到李二寶三個字時突然如五雷轟頂,臉部肌肉因緊張也抽動起來……

    當提到方荷花婚前懷過李二寶孩子時,他們感到更吃驚了,特別是方荷花神情高度緊張起來。

    當問到趙秋林在B市持菜刀沖到李二寶住處的情況時,趙秋林低下了一直高昂的頭,方荷花已經坐立不安了。

    這時方明亮突然向方荷花問道:“你把傳呼李二寶和讓他來陽山村的情況說一說吧?”

    這是楊前鋒通過分析確定的一個訊問環節,因為李二寶離開B市肯定接到過一個傳呼,而接了這個傳呼離開單位就再也沒有回去了,所以,楊前鋒分析認為李二寶當時接的傳呼就是方荷花打的,并且他們肯定還通了電話,雖然不知道他們電話中說了些什么,但通過話后,李二寶就直接來了陽山村也是肯定的。

    楊前鋒還認為這個環節是讓方荷花徹底交待問題的關鍵,只要前面幾點運用的好,到這個環節時,方荷花應該感到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在公安人員的掌握之中,再隱瞞沒有任何意義了,并預計她的心理防線這時候極有可能會被摧跨,只要再充分運用親情進行教育開導,特別是她還有兩個孩子需要她照顧等,開始交待問題也是有可能的。

    事實正如楊前鋒想的那樣,方荷花聽了方明亮的問話,整個人迅速軟了下來,接著在方明亮的教育感化下,其心理防線被徹底摧毀,槍的事還沒有提,她與花冬姝的通話錄音還沒有放給她聽,就交待了殺死李二寶的全部經過。

    方荷花的口供被拿下來后,朱江河的信心更足了,但他牢記楊前鋒的話:“所有參加審訊的同志都要不急不躁,嚴格依法文明審訊,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靈活運用審訊藝術和技巧,用證據和事實進行一場智審。“

    在朱江河的強大攻勢下,趙秋林發現他已經什么都知道了,感覺自己當年所做的一切已經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并無法抵賴和狡辯,最后不得不交待了他的全部犯罪事實。

    趙秋林交待完后,朱江河把審訊結果向楊前鋒和馮大斌匯報時,激動的眼眶都濕潤了,因為他知道,這個案件能破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楊前鋒的縝密安排和指揮,不可能這么快破,更不可能破的這么圓滿。

博财汇平台注册官网